我的同學紹芳

紹芳一個人躺在床上,渾身粘粘的。

北京又迎來了濕熱的天氣,不知是誰給這種天氣起了個名字叫桑拿天,不過紹芳一下午沒睡覺到不是因為這個。

大學四年了,馬上就要畢業了,現在這時候是校園了人心最不安分的時候。

同學有的已經找到了實習單位;有的已經保送研究生,可是紹芳家在北京沒有什麼關系,保研當然不可能了。

實習單位到是有幾個通知她的可是要麼是嫌遠,要麼她覺得薪水太少,還有就是覺得是機關單位,沒什麼意思。現在8個人的宿舍裡就只有她一個人在。

保研的不顧天氣的濕熱去和男朋友找個人少的地方親熱去了,其她人都去上班了,只有她躺在床上顯得那麼無聊。

她現在想的是晚上的約會。

她的男朋友不英俊但是家裡比較有錢——她到不是因為錢,她家裡也挺有錢的,其實最主要的是她男朋友很壯!每每沒人的時候她就會想起他,甚至上自習無聊的時候也會想起來。

她一想起來和他火熱的場面下面自然的也會有些反映,她很喜歡撫摩自己的下面,所以經常是自習上了一會兒然後就拿著包紙巾直奔廁所。學校所有的教學樓、圖書館裡都有她下面分泌出的液體。

她是個很容易高潮的人,高潮的時候喜歡拼命的喊叫,不過在廁所裡不能。

所以她慢慢的找出了經驗,在主教學樓高層衛生間裡的人少,所以她就能夠輕輕的叫,至少不用很壓抑了。

今天也不例外,她躺在床上渾身赤裸,手不斷的撫摩著自己最敏感的部位。

哦……紹芳輕輕的呼叫。

她明明知道晚上就會有讓她激動的時刻,但此刻她卻無法排遣心中的寂寞。

她知道現在宿舍裡不會回來人,而她在上鋪。門已經鎖好,窗簾也已經拉上了,所以她在宿舍裡輕輕的呼喊聲中很快達到了高潮。

她以前的男朋友都很喜歡和她做愛,她後來想想雖然自己身材很好,絕對是豐乳肥臀,皮膚白皙的到了精致的程度,五官雖然不是很世界小姐級的也絕對是香港小姐級的,而且最誘惑人的是她走路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喜歡一妞一妞的,到不是她故意的,但是的確讓很多男同學把她當成了自己手淫的對像。

但這都不是重點,主要是她能讓男人們很有成就感,她很容易高潮,而且是接連不斷的高潮。有時候剛剛進去還沒動幾下就達到了高潮,讓第一次和她做愛的男人們通常都以為她是裝的,不過次數多了就發現她是個容易高潮而且敏感的女人。

現在,在她右手食指輕輕的撥弄下她下面早就分泌出了潤滑的液體,然後她馬上讓左手的中指盡量深入自己的身體。

哦……她更大聲的叫了。

哦……嗯……隨著兩根指頭的運動她立刻就進入了高潮,而且是接連不斷的高潮。

這高潮很快就讓她沒有力氣了,她喘著粗氣,床單被汗水濕透了,粘粘的。

她現在沒有力氣挪動身體,她需要恢復一會。

鈴……電話響起來了。

在響第三聲的時候她意識到這很可能是男朋友打來的,但是電話在下面的桌子上,她不想動。她知道一會他肯定會往自己的手機上打電話的,而手機就在床上。

果然,電話鈴聲剛落手機鈴就響起來了。

喂……紹芳一看是自己男朋友的號碼就故意開始發嗲。

呵呵,你在哪呢?男朋友到是依然那麼溫柔。

哦∼∼我在外面和帥哥逛街呢……這聲音絕對能讓大多數男人骨頭都酥了。

哦,好啊!幾個帥哥啊?不夠讓我在找幾個送過去好嗎?他們經常這樣開玩笑。

哼!討厭,小心我真找帥哥去了。紹芳真的倔起略微有一點點厚但是很性感的嘴唇。

呵呵,我知道你在宿舍,咱們7點老地方見?他怕紹芳真的生氣也就不感多開玩笑了,然後壓低聲音說:我新買了一大盒套……好了,討厭!我馬上就去。通電話的兩個人不會想到有人竟然能聽到他們的通話。

紹芳一聽能見到他而且還要……就特別興奮。

她立刻跳下床卻忘了自己還是一絲不掛的,一不小心竟然碰了窗簾一下,讓窗簾開了個小縫,不過她可能是太興奮竟然沒有意識到,不過對面樓裡至少有一個男生馬上看到了這一切。

她還沒在宿舍裡這麼裸體走過呢,一想都四年了,沒做過的都要做一回,就裸體走到門口釘在牆上的一面大鏡子前欣賞自己的身體。

自己的身材真是不錯,雖然只有一米六五,但是B罩杯的胸,一尺八的腰加上身上的脂肪除了在身上均勻的塗了一層似乎都跑到了他的屁股上,使得她的屁股格外的豐滿。

自己下面的毛長的也格外漂亮,並不像她在澡堂看的有的女生很茂盛或者幾乎沒幾根。她的好像經過精心修建一樣整齊的T字分布,不過四周還是有點多,不過她喜歡游泳不想多余的毛毛漏出來就把有可能漏出來的都仔細的剪掉了。

唯一不足的是她覺得自己乳暈有點大,不過她現在又廁身照照鏡子,嗯,不過乳房的形狀還不錯,一點都沒有下垂,不像有的女孩子,乳房大,但卻是下垂的。

欣賞了一會才意識到現在已經差一刻七點了,她馬上套上超短裙,一件黃色襯衣就出去了,裡面什麼都沒穿。

紹芳剛到地點就看到他已經在那裡等著她了,這裡是一個2層樓的樓頂,在學校的角落裡。這是學校唯一能從防火通道走到樓頂的房子,附近雖然有2棟8層的樓,但是這是實驗室晚上是不會有人的。自從發現了這裡之後他們在這裡做了不下上百回的愛。

你什麼時候來的?紹芳問著他,但是已經不自覺的把身體依到了他的懷裡。

我早就到了。他更是沒老實,把紹芳正過來,面向自己然後手伸進裙子裡撫摩她肥碩的屁股,下面用早已經挺立的地方抵到了她的小腹上。

你怎麼沒穿內褲啊?他其實很喜歡她這樣,但是還是忍不住問問。

哼!紹芳掙脫了他的懷抱,然後把襯衣解開,我還沒穿胸罩呢。呵呵……他不想說什麼,他來就是想和他做愛的,就把她轉過去,背向著自己,讓早已經挺立的東西從短褲裡解放出來。

呦,都這麼濕了。他故意說的。

討厭,快點了。她想說都想了一下午了能不濕嗎,但是到嘴邊忍住了。

啊……!一聲輕輕的呼喚,一件粗大的東西一下就滑到了紹芳的體內,接著就是劈劈啪啪的聲響。

雖然這是在學校的一個角落,但是附近很安靜紹芳反到不感太大聲的叫。

(二)

哦……天呀,快點。邵芳盡量壓低聲音用嗓子眼裡的一點點聲音。

我操,操死你個小騷貨。邵芳的男友從後面用力的插著邵芳,雙手握著邵芳的大乳房。絲毫沒有因為邵芳是他的女朋友而有任何憐惜。相反他使出了和小姐做愛都沒有用過的力氣,用力插入邵芳的深處。他知道雖然現在邵芳是讓他快點,但用不了1分鐘她就會向自己求饒的。

啊……等一下……邵芳很快就開始求饒了。

求求你……慢點……啊……啊……邵芳不敢大聲叫喊,但是這壓抑的聲音更激起男友一輪猛烈的抽插。

啊……邵芳大叫了一聲,這聲音拖的很長,到了最高的音量然後又慢慢滑落,邵芳已經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靠,你怎麼了?男友被這突如其來的叫聲嚇了一跳。扶著邵芳肥碩的屁股,可是她已經和一灘爛泥一樣了。

該不是被我干的休克了吧?男友心中立刻有了這個想法。他馬上把邵芳轉過來面對著自己,拍拍邵芳由於激烈運動而紅潤的臉。

你沒事吧?哎呀……邵芳慢慢地睜開眼睛嗲嗲地說:我沒事,正爽著呢,你快點呀。靠,我還以為你戰死精場了呢。就你一個有多少精啊,還戰死我呢。邵芳撇了一眼然後轉過身去彎下腰恢復剛才的姿勢。

快來吧!哎!你看看它,都被你嚇小了。邵芳轉過頭來看著男友雙手把持的下面。以往粗壯的東西已經像六點半的時鐘指針一樣直直地垂向地面。可邵芳自己正在興頭上,怎麼辦?她反應很快,沒等男友說話,就立刻蹲下來含住剛才已經進入過自己肮髒部位的東西。

哦!男友被她這突然的動作也著實嚇了一跳,但是邵芳的口交功夫很棒,當然這不全是他現任男友的功勞。她男友的東西雖然又嚇了一跳,但是馬上又挺立了起來。

邵芳感覺嘴裡的東西已經膨脹了,就站起來,轉身挺出自己的洞穴。

男友二話不說直奔洞穴瘋狂地抽動。

啊……邵芳按捺不住開始低聲哼叫。

再次硬起之後的硬度沒有了剛才的雄偉,只是半撥起狀態。這他和她都很清楚,可是半撥起的東西也能在邵芳略為寬松的裡面快速地進出。

哦……哦……隨著男友的低聲呼喊,一股股的暖流直噴向邵芳身體深處。邵芳好像允許的嗯了一聲,又隨著身體內男友東西的起伏又嗯了幾聲。等待體內的東西不再起伏,男友立刻把東西抽出來了。而邵芳還有點戀戀不舍,向後扭了幾下才作罷。

邵芳轉過身來看見男友已經准備提褲子了。

多髒啊!邵芳看著剛剛進入自己體內的東西,上面有乳白色的液體,也分不清是自己的還是他的。

呵呵,那你就來清理一下。說著男友已經開始把邵芳的頭往下按。

嗯……邵芳有點不情願,但是還是蹲下來開始吮吸男友的東西。

哦……輕點,它剛運動完,需要按摩。邵芳鼻子哼了一聲。

哦,太舒服了,好了……男友扶著邵芳的頭想讓她離開。邵芳沒理他說的話,繼續給JJ做‘按摩’。

好了。男友把邵芳的頭推開問:是不是還想讓我干你?哼,你能行嗎?邵芳看著男友略微鼓起的下身,心裡其實還是有點想。

今天不了,我一會還要上別人。哼!你呀!說完,邵芳就揮舞著小拳頭嬉笑地打向男友的胸口。

好了,走吧。男友已經提上褲子。

等一下,你清潔完了,我還沒有呢。邵芳蹲下去掏出紙巾,接著從身體裡流淌出本不是自己的液體。

呵呵,讓我看看。說著男友蹲下來看著邵芳弄。

討厭啊!再看,就不讓你碰我了。好,那我就不看了。男友站起來點上一支煙。

邵芳蹲著,盡量讓液體流出來,擦了擦就站起來。

走吧,去吃飯?邵芳腕著男友的胳膊。

男友並沒有立刻回答,等走下去才說:我還有事,你先去吧。邵芳雖然有點不情願,但還是自己去了食堂。食堂裡打飯的人並不多,因為現在時間還早,並沒有到吃飯的時間。

邵芳買了菜飯坐在那裡吃,剛吃幾口就感覺一股熱流從下面流出來,是男友剛才射進去的精液。怎麼辦?就這樣出去?還是等一會?不行,再不出去就把裙子濕透了。

邵芳馬上把沒吃幾口的飯仍下,走向教學樓。她還不敢太快的走,因為怕會有更多的東西流出來。到了教學樓的廁所裡,她立刻蹲下去,但是剛蹲下去她就站起來了。原來已經有東西流到膝蓋後面了,自己剛才太緊張了竟然沒有注意。

這要是讓別人看見是什麼東西,自己可怎麼有臉啊?不過還好,應該看不清楚是什麼東西。

處理完,邵芳就懶洋洋地向宿舍走去。北京這鬼天氣真熱,邵芳走到學校的湖邊。感覺一陣涼風,真舒服啊!邵芳就在湖邊找了個長椅坐下,由於有湖水來降低溫度,還有長椅邊上的藤蔓來遮擋夕陽,邵芳剛坐在這裡就立刻感覺舒服多了。

哦。又一股熱流從下面流出來,這回流出的液體比較多,邵芳明顯感覺液體滴到了自己的短裙。自己短裙的面料很薄肯定濕透了,就等干了之後再回宿舍吧。

剛剛進入傍晚。

HI,你怎麼自己在這呀?一個背著書包的男生來到了邵芳的面前。

邵芳仔細一看,是自己男友同寢室的同學。有一次,自己在男友的寢室裡接吻,男友對自己上下其手的時候,他突然進來了,也不知道看沒看見。

這裡涼快啊。邵芳邊想著這些邊說。

是啊。這裡真涼快。沒等邵芳允許,他已經坐在了邵芳的旁邊。雖然也有一定距離,可還是讓邵芳有點不舒服。

你沒事呀?邵芳有點不願意讓他坐在這,這要是讓別人看見多少有點不好。

沒事,就等著上班了,拿到了畢業證就去電信。邵芳聽說過這家伙的面試,挺神奇的。一個頭頭面試的這家伙,頭頭進去先是繞著他轉了一圈。

會打籃球嗎?會!這家伙是系裡籃球隊的當然會了。

然後頭頭問:能扣籃嗎?回答是籃下沒人的時候能。

這個頭頭當即的回答,足已讓所有人噴飯。

他媽的,今年終於能打過環保局那幫人了。邵芳想到這不禁樂了:你還挺幸運啊。呵呵,一般吧。其實他挺得意的,對了,你怎麼自己在這啊?他不會是去勾搭別人了吧?邵芳一臉的不高興,就算是去勾引別人,干你鳥事啊!

不過邵芳還是說:去就去嘍。他在宿舍打電話,我都聽見了,你們倆是不是剛見完啊?說著他不懷好意地看著邵芳露出半截的大腿。

邵芳臉立刻就紅了,早就聽說這家伙色,沒想到這事也說。也怪男友有人在的時候說話也不小心點,邵芳沒說話把頭低下來了。

校園不大,沒想到也有安靜的地方呀!邵芳腦袋嗡的一聲,難道他看見了?!邵芳把頭台起來看著他,一雙色迷迷的眼睛,正在邵芳的胸前和大腿兩處游走。

他坐近一點,像情人一樣把邵芳摟在懷裡,摸著邵芳的臉說:你可真行,完事之後還能吸。邵芳頓時大腦一片空白,沒想到這個色鬼竟然偷看!他看見邵芳沒有反抗,就把手伸進邵芳的小襯衣,撫摩邵芳肥碩的奶子。邵芳感覺有只手在自己的胸上撫摩,才回過神來。

滾開!她馬上站起來。

別著急,你再看看這個。說著,他從包裡拿出來一部DV。

過來一起看看,這可是難得的哦。他把已經麻木了的邵芳拽到自己的懷裡,一起欣賞邵芳剛剛經歷過的激情。

邵芳看著DV裡的畫面,是剛剛自己和男友激情的一幕。從角度來看,應該是在附近樓裡拍攝的。畫面拍的還可以。還有交合處的局部特寫,男友在摸自己奶子的特寫,最後還有連自己用嘴清理男友陰莖的畫面。邵芳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別不看呀,還有呢。說著他按了一下快進,然後按了以下播放。只見邵芳在路上走,隨後是一個特寫,從裙內流淌粘稠的液體在腿上。

邵芳暈了,她實在沒想到這人這麼卑鄙。

鵬宇,你想干什麼就直說吧。呵呵,我已經回宿舍把這個存到我電腦裡了。說著,他看了看邵芳。

邵芳還是把頭低著,她沒想到他這麼卑鄙。

走,去老地方。說著,他拉著邵芳向剛才她與男友溫存過的地方走去。

剛走到樓下,就聽見上面淫蕩之聲不時地傳來。

呵呵,有人先來了。鵬宇輕聲對邵芳說。

可是邵芳還是木木的表情。

去老地方看看。鵬宇把邵芳拽到對面樓樓外的應急樓梯上,從這裡可以看到樓上有兩個人。

女的散著長發,屁股撅起來;男的對著撅起來的屁股,用自己下面來回抽動。可是邵芳和鵬宇都有點近視,看不大清楚。還是鵬宇聰明,從包裡把DV拿出來,打開錄制、畫面推進,竟然是邵芳的男友和邵芳同寢室的同學。

邵芳經歷了剛才做愛被偷拍的事情,然後現在又是自己的男友和自己同寢室的女友偷情。邵芳受了這麼一連串的刺激,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你有煙嗎?邵芳坐在樓梯上,眼睛直楞楞地看著對面樓的男女。

鵬宇看了一眼邵芳,從兜裡掏出煙和打火機遞給邵芳,但同時手裡的DV也沒有停。

鵬宇心想:這次連他和別人的偷情也拍到了,控制邵芳更是容易了,沒准也能嘗嘗那個小妞的滋味呢。想到這鵬宇更是一樂。

男友剛才說和別人干去,看來是半開玩笑、半認真說的。他和這個四川丫頭什麼時候勾搭上的,我怎麼沒注意呢?雖然邵芳沒想和男友結婚,但都快要畢業了,分開也許也是難免的。

邵芳抽完了一支煙,站起來看著還在攝像的鵬宇說:咱們走吧!邵芳想盡快離開這個地方。

鵬宇看著似乎已經想開的邵芳問:去哪?邵芳看著鵬宇的眼睛,鵬宇的眼睛色色地在邵芳三點的地方來回打轉。

去學校的賓館吧。邵芳已經開始往下走了。

學校的賓館本來是給舉行各種全國性的學術會議准備的,之所以來這裡,不僅是因為這裡便宜,而且這裡還安全。雖然有可能撞見同學,可是至少不會有公安查房的危險,一般不會出什麼事情。

邵芳熟練開個房間,然後領著鵬宇進去了。

(三)

學校裡的賓館房間不大,一進門左邊是一個衛生間。正對著門的就是一張大床。邵芳要了一個大床房,而不是一般的雙人間。邵芳堅定走過去坐到床上。她早就想好了,男友和自己同寢室的搞上了,自己就要和他寢室的搞上。他們搞了多長時間,我們就搞多長時間。反正自己又不怕多這一個性伙伴。

現在反倒是鵬宇有點不好意思了。他坐在邵芳的身邊,顯得和一米八五的身高不協調的靦腆。他覺得自己太靦腆了有點不好。就坐到床對面的小沙發上。

你脫吧。鵬宇看著邵芳。現在他似乎不急於占有她。的確,至少有一夜的時間呢。而且以後沒准還能成為炮友,想到這鵬宇不僅一笑。

這時邵芳台起頭,正看見鵬宇在淫蕩地向自己笑著。她其實並不討厭這個男人,相反她覺得,他憑他的能力完全可以追到邵芳——這裡的能力的含義很多。

但當時他正在追一個系花級的美女,這個美女在邵芳等人的眼中並不美麗,因為她們都知道這個系花出門前,至少要化裝半個小時才能遮蓋住她臉上的各種缺陷。

而邵芳自己皮膚大多數時候都不錯,只是在每個月的那麼幾天,才會有點豆豆。年輕人只看看大概就認為是美女了,而成熟的是要看細節。

邵芳的上個男友是個已婚男士,邵芳在和他搞到一起後,逐漸總結出男人在不同的年齡階段對女人欣賞角度的不同。

小男孩一般都是看臉,覺得小姑娘臉蛋好看就是美女了;等到了初中、高中就開始注意女孩子的胸部,胸部大且臉蛋好看的在男孩子們眼中就是美女了;等到了大學,男生們開始注意女孩子的臀部,臀部豐滿翹翹的,胸部豐滿臉蛋好看的就是美女了;可是真正的成熟男人喜歡觀察細節,細節完美的,才算得上是美女。

比如手指,腳,小腿。至於腰部則要有點肉,不能有運動員型的強有力的腹部。畢竟做愛的時候大多數時候是男人壓在上面,而女人作為男人的墊子當然還是柔軟點好了。想到這她輕蔑地瞟了一眼對面這個還不成熟的男生。

鵬宇見邵芳還不動,有點著急了。眼睛光是直鉤鉤地看著邵芳隨意坐下時一起向上靠攏的短裙,鵬宇的下面就已經勃起了。短裙再向上3公分恐怕就要露出毛來。鵬宇這時候忍不住撲上去把邵芳按倒在床上。

沒想到你這麼騷。鵬宇用下身感覺著邵芳的洞穴。

邵芳聽見他這麼羞辱自己,把臉別過去。她不想看這個人,即使是一夜情的性伙伴,也未免有點差勁了。

鵬宇看出來邵芳有點不高興,但是他並不介意。他一會就能讓邵芳高興起來——他對這點很有信心。很多和他做過的女孩都很興奮,有的甚至虛脫了。他知道現在並不是進一步的時候,現在需要慢慢來。

你先去洗澡吧。鵬宇起來回到沙發上,點上一支煙。

邵芳並沒有馬上起來,她有點不知所措。但這正好有時間讓鵬宇欣賞由於剛才的壓迫已經縮到了腰部的裙子。本來裙子短、面料薄,現在縮到腰上就更不能叫裙子了,叫腰帶還差不多。下面是邵芳毛茸茸的地方,蜷曲的毛黑而發亮。

但是由於邵芳的皮膚很白皙似乎又有點發黃,鵬宇忍不住身體向前探了探,仔細看著這不知道多少人看過的地方。雖然閱女不少,但是現在的鵬宇多少還是有點興奮。畢竟邵芳是自己比較喜歡的類型。線條圓潤、豐滿、風騷。這都是自己喜歡的。

邵芳起來進浴室洗澡。

所謂的浴室並不像通常賓館一樣是個浴缸。這個學校的賓館只是淋浴。然後旁邊有一個馬桶、一個洗手池而已。邵芳並沒有把門關嚴,她覺得關嚴也毫無意義。與其讓他突然發侵入自己的身體時讓自己感覺那麼突然,到不如慢慢來先讓自己隔著門洗澡,這樣等做愛的時候好能接受得快一點。她自己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越來越放蕩了。

鵬宇聽見裡面水擊打地面和邵芳身體的聲音,不禁想一起來個鴛鴦戲水。但是他按捺住了自己衝動。他想慢慢地享受這一切。他想起了一首英文詩,大意是這樣的。

看著美麗婦人用戴著手套的手撫摩自己的臉頰,我多想變成那手套啊。

當時老師開玩笑地對鵬宇說,你是不是也想變成手套!雖然鵬宇當時就否定老師的說法。但是心中想:要是我就變成內褲,呵呵,還是商場裡給顧客試穿的內褲。

想到這裡鵬宇微笑著點起一支煙。看了一眼虛掩著的浴室門。沒想到這個小騷貨這麼騷。她和我做之前都沒提要回我錄的內容的事。看來我以前想的用這個錄像多干她幾次的想法是多余了。看來她是想報復自己的男友,那這是長期的還是一次的衝動呢?對了,剛才和邵芳男友干的丫頭好像是邵芳一個寢室的。有機會來個3P什麼的。呵呵,想到這鵬宇忍不住樂出聲了。

這時鵬宇打了個電話。然後把DV拿出來,放在了一個隱蔽的能拍攝到整個房間的地方。

邵芳洗完裹了條賓館的白色浴巾就出來了。可是學校賓館的浴巾偷工減料,不但只能勉強圍一圈,而且上面要想上下都不露點幾乎是不可能的。邵芳覺得這有點掩耳盜鈴,反正一會就都被見到了。她就大概地弄了弄就走出浴室坐在床上了。

鵬宇自從邵芳走出浴室眼睛就沒離開過邵芳。邵芳把浴巾弄得上面漏出了乳暈,下面露出點黑色的絨毛。是勾引自己?還是放蕩本性的流露?

鵬宇坐到邵芳身邊,手撫摩著邵芳圓潤的肩膀。剛洗完很光滑,還有淡淡的清香。他把手從下面伸進浴巾撫摩著邵芳的後背。邵芳有點興奮了。並不是她有多敏感。只是她覺得和他做愛一定會很興奮。而且由於現在的姿勢是坐著,自己的下身已經暴露出來了。可是他卻不急於撫摩那裡。而是從最不敏感的地方開始撫摩。看來他很有經驗。邵芳不想找個沒經驗的。一切還都要自己教。

鵬宇親吻著邵芳的肩膀扶著她輕輕倒在床上,親吻她的耳垂,綿軟而富有彈性。他揭開她的浴巾雪白的肉體呈現在他的眼前,他感覺眼前一亮。邵芳的身體好像被一層潔白的肉覆蓋著,用豐滿來形容似乎多數情況下是出於對肥胖女人的尊敬,而用豐滿來形容邵芳則是很恰當。

的確,豐滿而富有彈性的身體壓在上面的感覺會很不錯。邵芳的乳房飽滿、絲毫不下垂,是亞洲人少有B罩杯。調皮的乳頭向上翹著,乳暈似乎有點大,但是竟然是深粉色的。小腹略有些贅肉但是鵬宇把手摸上去手感真是不錯。臀部由於床墊的擠壓似乎更寬大了點。……邵芳看著鵬宇,她覺得他似乎並不急於占有她。他正在欣賞一件藝術品。事實也的確如此。邵芳感到很滿意。女人喜歡男人奉承,而鵬宇現在正在用欣賞的眼神奉承著邵芳。

邵芳摟者鵬宇的脖子,輕聲說:來吧!邵芳放開了。已經這樣了,她不想再假裝扭捏了。這就是偷情和做愛的區別。雖然偷情的女人可以放的很開,相反,和自己的老公做愛則還要盡量保持淑女的樣子。因為大多數女人都不想讓自己的老公以為自己是個淫蕩的女人。

鵬宇覺得現在自己再不上就不是男人了。

鵬宇用前所未有的速度除去身上所有的衣服。把早已經昂首的下身對准邵芳下面最吸引男人的地方。不,還不能太著急,要慢慢來。鵬宇提醒自己。他先是用自己的龜頭輕輕摩擦邵芳的陰蒂。

哦……隨著一次次的輕輕觸碰,邵芳開始呻吟。邵芳是個極其敏感的女人。任何的觸碰都有可能讓她達到高潮。快……快來吧。鵬宇看著邵芳。邵芳的興奮似乎不是裝出來的。正如邵芳的男友在和他交流做愛經驗的時候說過的,邵芳的確是一個很容易高潮的女人。鵬宇不想讓邵芳在自己還沒進去的時候就高潮了。所以他輕輕地把龜頭抵在小陰唇上。

我要進去嘍,准備好。鵬宇趴在邵芳身上。

嗯……也分不清楚這是邵芳興奮的聲音還是允許的意思。

鵬宇開始緩慢地進入。

哦!邵芳從來沒有感覺讓這麼大的東西進入過,天啊!……啊……鵬宇挺下來了,你好棒啊,你那真大。那我就進去了。鵬宇准備深入。

什麼?!還沒進去。啊!邵芳近乎嚎叫起來。從來沒有這麼大的東西進入過她的體內。已經頂到子宮了。可似乎還沒全部進去。哦,別……別……已經頂到頭了。邵芳祈求地看著鵬宇。

好吧,開始嘍。鵬宇想讓邵芳感覺到前所未有過的性愛高潮。

啊!隨著鵬宇的緩慢抽動邵芳不斷地嚎叫起來。她不管有沒人能聽見,也不管鵬宇怎麼看她,她是本能的嚎叫。很快邵芳就達到了一次高潮。在邵芳不停的抽動後,鵬宇停下來親吻著邵芳的嘴唇。

這次我要努力了。鵬宇剛才只不過是熱身而已。

什麼剛才還是……啊!沒等邵芳多想鵬宇就快速地抽插起來。

啊!……不要啊……邵芳開始祈求鵬宇,別……慢…慢點……我……哦……我……吃不消的。鵬宇不管邵芳的哀求,繼續快速地進進出出。邵芳忍受不住了,又來了一次高潮。但是這次鵬宇沒有停繼續抽動。邵芳也嚎叫得沒有力氣了,現在她就像一灘灑在床上的水,任由鵬宇擺弄。

來,從後面。說著鵬宇沒有把東西從邵芳的身體裡抽出來,但是卻讓邵芳翻過身來,像只母狗一樣讓鵬宇抽插。從這個角度,更能欣賞到邵芳豐滿的臀部——光滑、彈性。鵬宇雙手抓住邵芳的腰快速運動著。

不……我不行了。邵芳已經沒有力氣跪著了,她想趴在床上。鵬宇看出來了就扶著邵芳的乳房,乳房一只手都抓不過來。這樣也很累。鵬宇就讓邵芳趴在床上自己從後面趴在邵芳的身上,但是做這些動作的時候,進入邵芳體內的東西依舊沒有出來。

在鵬宇的抽動下,邵芳已經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高潮。現在邵芳就覺得腦袋發麻,她只有喘著粗氣的力氣了。

哦,我要來了!鵬宇終於要射了。邵芳用盡最後一點力氣把屁股向上頂了頂,一股股的暖流直射向子宮口。

邵芳已經沒有任何力氣了。沒等鵬宇把東西從邵芳的體內抽出去,就趴下去睡著了。

紹芳一個人躺在床上,渾身粘粘的。

北京又迎來了濕熱的天氣,不知是誰給這種天氣起了個名字叫桑拿天,不過紹芳一下午沒睡覺到不是因為這個。

大學四年了,馬上就要畢業了,現在這時候是校園了人心最不安分的時候。

同學有的已經找到了實習單位;有的已經保送研究生,可是紹芳家在北京沒有什麼關系,保研當然不可能了。

實習單位到是有幾個通知她的可是要麼是嫌遠,要麼她覺得薪水太少,還有就是覺得是機關單位,沒什麼意思。現在8個人的宿舍裡就只有她一個人在。

保研的不顧天氣的濕熱去和男朋友找個人少的地方親熱去了,其她人都去上班了,只有她躺在床上顯得那麼無聊。

她現在想的是晚上的約會。

她的男朋友不英俊但是家裡比較有錢——她到不是因為錢,她家裡也挺有錢的,其實最主要的是她男朋友很壯!每每沒人的時候她就會想起他,甚至上自習無聊的時候也會想起來。

她一想起來和他火熱的場面下面自然的也會有些反映,她很喜歡撫摩自己的下面,所以經常是自習上了一會兒然後就拿著包紙巾直奔廁所。學校所有的教學樓、圖書館裡都有她下面分泌出的液體。

她是個很容易高潮的人,高潮的時候喜歡拼命的喊叫,不過在廁所裡不能。

所以她慢慢的找出了經驗,在主教學樓高層衛生間裡的人少,所以她就能夠輕輕的叫,至少不用很壓抑了。

今天也不例外,她躺在床上渾身赤裸,手不斷的撫摩著自己最敏感的部位。

哦……紹芳輕輕的呼叫。

她明明知道晚上就會有讓她激動的時刻,但此刻她卻無法排遣心中的寂寞。

她知道現在宿舍裡不會回來人,而她在上鋪。門已經鎖好,窗簾也已經拉上了,所以她在宿舍裡輕輕的呼喊聲中很快達到了高潮。

她以前的男朋友都很喜歡和她做愛,她後來想想雖然自己身材很好,絕對是豐乳肥臀,皮膚白皙的到了精致的程度,五官雖然不是很世界小姐級的也絕對是香港小姐級的,而且最誘惑人的是她走路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喜歡一妞一妞的,到不是她故意的,但是的確讓很多男同學把她當成了自己手淫的對像。

但這都不是重點,主要是她能讓男人們很有成就感,她很容易高潮,而且是接連不斷的高潮。有時候剛剛進去還沒動幾下就達到了高潮,讓第一次和她做愛的男人們通常都以為她是裝的,不過次數多了就發現她是個容易高潮而且敏感的女人。

現在,在她右手食指輕輕的撥弄下她下面早就分泌出了潤滑的液體,然後她馬上讓左手的中指盡量深入自己的身體。

哦……她更大聲的叫了。

哦……嗯……隨著兩根指頭的運動她立刻就進入了高潮,而且是接連不斷的高潮。

這高潮很快就讓她沒有力氣了,她喘著粗氣,床單被汗水濕透了,粘粘的。

她現在沒有力氣挪動身體,她需要恢復一會。

鈴……電話響起來了。

在響第三聲的時候她意識到這很可能是男朋友打來的,但是電話在下面的桌子上,她不想動。她知道一會他肯定會往自己的手機上打電話的,而手機就在床上。

果然,電話鈴聲剛落手機鈴就響起來了。

喂……紹芳一看是自己男朋友的號碼就故意開始發嗲。

呵呵,你在哪呢?男朋友到是依然那麼溫柔。

哦∼∼我在外面和帥哥逛街呢……這聲音絕對能讓大多數男人骨頭都酥了。

哦,好啊!幾個帥哥啊?不夠讓我在找幾個送過去好嗎?他們經常這樣開玩笑。

哼!討厭,小心我真找帥哥去了。紹芳真的倔起略微有一點點厚但是很性感的嘴唇。

呵呵,我知道你在宿舍,咱們7點老地方見?他怕紹芳真的生氣也就不感多開玩笑了,然後壓低聲音說:我新買了一大盒套……好了,討厭!我馬上就去。通電話的兩個人不會想到有人竟然能聽到他們的通話。

紹芳一聽能見到他而且還要……就特別興奮。

她立刻跳下床卻忘了自己還是一絲不掛的,一不小心竟然碰了窗簾一下,讓窗簾開了個小縫,不過她可能是太興奮竟然沒有意識到,不過對面樓裡至少有一個男生馬上看到了這一切。

她還沒在宿舍裡這麼裸體走過呢,一想都四年了,沒做過的都要做一回,就裸體走到門口釘在牆上的一面大鏡子前欣賞自己的身體。

自己的身材真是不錯,雖然只有一米六五,但是B罩杯的胸,一尺八的腰加上身上的脂肪除了在身上均勻的塗了一層似乎都跑到了他的屁股上,使得她的屁股格外的豐滿。

自己下面的毛長的也格外漂亮,並不像她在澡堂看的有的女生很茂盛或者幾乎沒幾根。她的好像經過精心修建一樣整齊的T字分布,不過四周還是有點多,不過她喜歡游泳不想多余的毛毛漏出來就把有可能漏出來的都仔細的剪掉了。

唯一不足的是她覺得自己乳暈有點大,不過她現在又廁身照照鏡子,嗯,不過乳房的形狀還不錯,一點都沒有下垂,不像有的女孩子,乳房大,但卻是下垂的。

欣賞了一會才意識到現在已經差一刻七點了,她馬上套上超短裙,一件黃色襯衣就出去了,裡面什麼都沒穿。

紹芳剛到地點就看到他已經在那裡等著她了,這裡是一個2層樓的樓頂,在學校的角落裡。這是學校唯一能從防火通道走到樓頂的房子,附近雖然有2棟8層的樓,但是這是實驗室晚上是不會有人的。自從發現了這裡之後他們在這裡做了不下上百回的愛。

你什麼時候來的?紹芳問著他,但是已經不自覺的把身體依到了他的懷裡。

我早就到了。他更是沒老實,把紹芳正過來,面向自己然後手伸進裙子裡撫摩她肥碩的屁股,下面用早已經挺立的地方抵到了她的小腹上。

你怎麼沒穿內褲啊?他其實很喜歡她這樣,但是還是忍不住問問。

哼!紹芳掙脫了他的懷抱,然後把襯衣解開,我還沒穿胸罩呢。呵呵……他不想說什麼,他來就是想和他做愛的,就把她轉過去,背向著自己,讓早已經挺立的東西從短褲裡解放出來。

呦,都這麼濕了。他故意說的。

討厭,快點了。她想說都想了一下午了能不濕嗎,但是到嘴邊忍住了。

啊……!一聲輕輕的呼喚,一件粗大的東西一下就滑到了紹芳的體內,接著就是劈劈啪啪的聲響。

雖然這是在學校的一個角落,但是附近很安靜紹芳反到不感太大聲的叫。

(二)

哦……天呀,快點。邵芳盡量壓低聲音用嗓子眼裡的一點點聲音。

我操,操死你個小騷貨。邵芳的男友從後面用力的插著邵芳,雙手握著邵芳的大乳房。絲毫沒有因為邵芳是他的女朋友而有任何憐惜。相反他使出了和小姐做愛都沒有用過的力氣,用力插入邵芳的深處。他知道雖然現在邵芳是讓他快點,但用不了1分鐘她就會向自己求饒的。

啊……等一下……邵芳很快就開始求饒了。

求求你……慢點……啊……啊……邵芳不敢大聲叫喊,但是這壓抑的聲音更激起男友一輪猛烈的抽插。

啊……邵芳大叫了一聲,這聲音拖的很長,到了最高的音量然後又慢慢滑落,邵芳已經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靠,你怎麼了?男友被這突如其來的叫聲嚇了一跳。扶著邵芳肥碩的屁股,可是她已經和一灘爛泥一樣了。

該不是被我干的休克了吧?男友心中立刻有了這個想法。他馬上把邵芳轉過來面對著自己,拍拍邵芳由於激烈運動而紅潤的臉。

你沒事吧?哎呀……邵芳慢慢地睜開眼睛嗲嗲地說:我沒事,正爽著呢,你快點呀。靠,我還以為你戰死精場了呢。就你一個有多少精啊,還戰死我呢。邵芳撇了一眼然後轉過身去彎下腰恢復剛才的姿勢。

快來吧!哎!你看看它,都被你嚇小了。邵芳轉過頭來看著男友雙手把持的下面。以往粗壯的東西已經像六點半的時鐘指針一樣直直地垂向地面。可邵芳自己正在興頭上,怎麼辦?她反應很快,沒等男友說話,就立刻蹲下來含住剛才已經進入過自己肮髒部位的東西。

哦!男友被她這突然的動作也著實嚇了一跳,但是邵芳的口交功夫很棒,當然這不全是他現任男友的功勞。她男友的東西雖然又嚇了一跳,但是馬上又挺立了起來。

邵芳感覺嘴裡的東西已經膨脹了,就站起來,轉身挺出自己的洞穴。

男友二話不說直奔洞穴瘋狂地抽動。

啊……邵芳按捺不住開始低聲哼叫。

再次硬起之後的硬度沒有了剛才的雄偉,只是半撥起狀態。這他和她都很清楚,可是半撥起的東西也能在邵芳略為寬松的裡面快速地進出。

哦……哦……隨著男友的低聲呼喊,一股股的暖流直噴向邵芳身體深處。邵芳好像允許的嗯了一聲,又隨著身體內男友東西的起伏又嗯了幾聲。等待體內的東西不再起伏,男友立刻把東西抽出來了。而邵芳還有點戀戀不舍,向後扭了幾下才作罷。

邵芳轉過身來看見男友已經准備提褲子了。

多髒啊!邵芳看著剛剛進入自己體內的東西,上面有乳白色的液體,也分不清是自己的還是他的。

呵呵,那你就來清理一下。說著男友已經開始把邵芳的頭往下按。

嗯……邵芳有點不情願,但是還是蹲下來開始吮吸男友的東西。

哦……輕點,它剛運動完,需要按摩。邵芳鼻子哼了一聲。

哦,太舒服了,好了……男友扶著邵芳的頭想讓她離開。邵芳沒理他說的話,繼續給JJ做‘按摩’。

好了。男友把邵芳的頭推開問:是不是還想讓我干你?哼,你能行嗎?邵芳看著男友略微鼓起的下身,心裡其實還是有點想。

今天不了,我一會還要上別人。哼!你呀!說完,邵芳就揮舞著小拳頭嬉笑地打向男友的胸口。

好了,走吧。男友已經提上褲子。

等一下,你清潔完了,我還沒有呢。邵芳蹲下去掏出紙巾,接著從身體裡流淌出本不是自己的液體。

呵呵,讓我看看。說著男友蹲下來看著邵芳弄。

討厭啊!再看,就不讓你碰我了。好,那我就不看了。男友站起來點上一支煙。

邵芳蹲著,盡量讓液體流出來,擦了擦就站起來。

走吧,去吃飯?邵芳腕著男友的胳膊。

男友並沒有立刻回答,等走下去才說:我還有事,你先去吧。邵芳雖然有點不情願,但還是自己去了食堂。食堂裡打飯的人並不多,因為現在時間還早,並沒有到吃飯的時間。

邵芳買了菜飯坐在那裡吃,剛吃幾口就感覺一股熱流從下面流出來,是男友剛才射進去的精液。怎麼辦?就這樣出去?還是等一會?不行,再不出去就把裙子濕透了。

邵芳馬上把沒吃幾口的飯仍下,走向教學樓。她還不敢太快的走,因為怕會有更多的東西流出來。到了教學樓的廁所裡,她立刻蹲下去,但是剛蹲下去她就站起來了。原來已經有東西流到膝蓋後面了,自己剛才太緊張了竟然沒有注意。

這要是讓別人看見是什麼東西,自己可怎麼有臉啊?不過還好,應該看不清楚是什麼東西。

處理完,邵芳就懶洋洋地向宿舍走去。北京這鬼天氣真熱,邵芳走到學校的湖邊。感覺一陣涼風,真舒服啊!邵芳就在湖邊找了個長椅坐下,由於有湖水來降低溫度,還有長椅邊上的藤蔓來遮擋夕陽,邵芳剛坐在這裡就立刻感覺舒服多了。

哦。又一股熱流從下面流出來,這回流出的液體比較多,邵芳明顯感覺液體滴到了自己的短裙。自己短裙的面料很薄肯定濕透了,就等干了之後再回宿舍吧。

剛剛進入傍晚。

HI,你怎麼自己在這呀?一個背著書包的男生來到了邵芳的面前。

邵芳仔細一看,是自己男友同寢室的同學。有一次,自己在男友的寢室裡接吻,男友對自己上下其手的時候,他突然進來了,也不知道看沒看見。

這裡涼快啊。邵芳邊想著這些邊說。

是啊。這裡真涼快。沒等邵芳允許,他已經坐在了邵芳的旁邊。雖然也有一定距離,可還是讓邵芳有點不舒服。

你沒事呀?邵芳有點不願意讓他坐在這,這要是讓別人看見多少有點不好。

沒事,就等著上班了,拿到了畢業證就去電信。邵芳聽說過這家伙的面試,挺神奇的。一個頭頭面試的這家伙,頭頭進去先是繞著他轉了一圈。

會打籃球嗎?會!這家伙是系裡籃球隊的當然會了。

然後頭頭問:能扣籃嗎?回答是籃下沒人的時候能。

這個頭頭當即的回答,足已讓所有人噴飯。

他媽的,今年終於能打過環保局那幫人了。邵芳想到這不禁樂了:你還挺幸運啊。呵呵,一般吧。其實他挺得意的,對了,你怎麼自己在這啊?他不會是去勾搭別人了吧?邵芳一臉的不高興,就算是去勾引別人,干你鳥事啊!

不過邵芳還是說:去就去嘍。他在宿舍打電話,我都聽見了,你們倆是不是剛見完啊?說著他不懷好意地看著邵芳露出半截的大腿。

邵芳臉立刻就紅了,早就聽說這家伙色,沒想到這事也說。也怪男友有人在的時候說話也不小心點,邵芳沒說話把頭低下來了。

校園不大,沒想到也有安靜的地方呀!邵芳腦袋嗡的一聲,難道他看見了?!邵芳把頭台起來看著他,一雙色迷迷的眼睛,正在邵芳的胸前和大腿兩處游走。

他坐近一點,像情人一樣把邵芳摟在懷裡,摸著邵芳的臉說:你可真行,完事之後還能吸。邵芳頓時大腦一片空白,沒想到這個色鬼竟然偷看!他看見邵芳沒有反抗,就把手伸進邵芳的小襯衣,撫摩邵芳肥碩的奶子。邵芳感覺有只手在自己的胸上撫摩,才回過神來。

滾開!她馬上站起來。

別著急,你再看看這個。說著,他從包裡拿出來一部DV。

過來一起看看,這可是難得的哦。他把已經麻木了的邵芳拽到自己的懷裡,一起欣賞邵芳剛剛經歷過的激情。

邵芳看著DV裡的畫面,是剛剛自己和男友激情的一幕。從角度來看,應該是在附近樓裡拍攝的。畫面拍的還可以。還有交合處的局部特寫,男友在摸自己奶子的特寫,最後還有連自己用嘴清理男友陰莖的畫面。邵芳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別不看呀,還有呢。說著他按了一下快進,然後按了以下播放。只見邵芳在路上走,隨後是一個特寫,從裙內流淌粘稠的液體在腿上。

邵芳暈了,她實在沒想到這人這麼卑鄙。

鵬宇,你想干什麼就直說吧。呵呵,我已經回宿舍把這個存到我電腦裡了。說著,他看了看邵芳。

邵芳還是把頭低著,她沒想到他這麼卑鄙。

走,去老地方。說著,他拉著邵芳向剛才她與男友溫存過的地方走去。

剛走到樓下,就聽見上面淫蕩之聲不時地傳來。

呵呵,有人先來了。鵬宇輕聲對邵芳說。

可是邵芳還是木木的表情。

去老地方看看。鵬宇把邵芳拽到對面樓樓外的應急樓梯上,從這裡可以看到樓上有兩個人。

女的散著長發,屁股撅起來;男的對著撅起來的屁股,用自己下面來回抽動。可是邵芳和鵬宇都有點近視,看不大清楚。還是鵬宇聰明,從包裡把DV拿出來,打開錄制、畫面推進,竟然是邵芳的男友和邵芳同寢室的同學。

邵芳經歷了剛才做愛被偷拍的事情,然後現在又是自己的男友和自己同寢室的女友偷情。邵芳受了這麼一連串的刺激,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你有煙嗎?邵芳坐在樓梯上,眼睛直楞楞地看著對面樓的男女。

鵬宇看了一眼邵芳,從兜裡掏出煙和打火機遞給邵芳,但同時手裡的DV也沒有停。

鵬宇心想:這次連他和別人的偷情也拍到了,控制邵芳更是容易了,沒准也能嘗嘗那個小妞的滋味呢。想到這鵬宇更是一樂。

男友剛才說和別人干去,看來是半開玩笑、半認真說的。他和這個四川丫頭什麼時候勾搭上的,我怎麼沒注意呢?雖然邵芳沒想和男友結婚,但都快要畢業了,分開也許也是難免的。

邵芳抽完了一支煙,站起來看著還在攝像的鵬宇說:咱們走吧!邵芳想盡快離開這個地方。

鵬宇看著似乎已經想開的邵芳問:去哪?邵芳看著鵬宇的眼睛,鵬宇的眼睛色色地在邵芳三點的地方來回打轉。

去學校的賓館吧。邵芳已經開始往下走了。

學校的賓館本來是給舉行各種全國性的學術會議准備的,之所以來這裡,不僅是因為這裡便宜,而且這裡還安全。雖然有可能撞見同學,可是至少不會有公安查房的危險,一般不會出什麼事情。

邵芳熟練開個房間,然後領著鵬宇進去了。

(三)

學校裡的賓館房間不大,一進門左邊是一個衛生間。正對著門的就是一張大床。邵芳要了一個大床房,而不是一般的雙人間。邵芳堅定走過去坐到床上。她早就想好了,男友和自己同寢室的搞上了,自己就要和他寢室的搞上。他們搞了多長時間,我們就搞多長時間。反正自己又不怕多這一個性伙伴。

現在反倒是鵬宇有點不好意思了。他坐在邵芳的身邊,顯得和一米八五的身高不協調的靦腆。他覺得自己太靦腆了有點不好。就坐到床對面的小沙發上。

你脫吧。鵬宇看著邵芳。現在他似乎不急於占有她。的確,至少有一夜的時間呢。而且以後沒准還能成為炮友,想到這鵬宇不僅一笑。

這時邵芳台起頭,正看見鵬宇在淫蕩地向自己笑著。她其實並不討厭這個男人,相反她覺得,他憑他的能力完全可以追到邵芳——這裡的能力的含義很多。

但當時他正在追一個系花級的美女,這個美女在邵芳等人的眼中並不美麗,因為她們都知道這個系花出門前,至少要化裝半個小時才能遮蓋住她臉上的各種缺陷。

而邵芳自己皮膚大多數時候都不錯,只是在每個月的那麼幾天,才會有點豆豆。年輕人只看看大概就認為是美女了,而成熟的是要看細節。

邵芳的上個男友是個已婚男士,邵芳在和他搞到一起後,逐漸總結出男人在不同的年齡階段對女人欣賞角度的不同。

小男孩一般都是看臉,覺得小姑娘臉蛋好看就是美女了;等到了初中、高中就開始注意女孩子的胸部,胸部大且臉蛋好看的在男孩子們眼中就是美女了;等到了大學,男生們開始注意女孩子的臀部,臀部豐滿翹翹的,胸部豐滿臉蛋好看的就是美女了;可是真正的成熟男人喜歡觀察細節,細節完美的,才算得上是美女。

比如手指,腳,小腿。至於腰部則要有點肉,不能有運動員型的強有力的腹部。畢竟做愛的時候大多數時候是男人壓在上面,而女人作為男人的墊子當然還是柔軟點好了。想到這她輕蔑地瞟了一眼對面這個還不成熟的男生。

鵬宇見邵芳還不動,有點著急了。眼睛光是直鉤鉤地看著邵芳隨意坐下時一起向上靠攏的短裙,鵬宇的下面就已經勃起了。短裙再向上3公分恐怕就要露出毛來。鵬宇這時候忍不住撲上去把邵芳按倒在床上。

沒想到你這麼騷。鵬宇用下身感覺著邵芳的洞穴。

邵芳聽見他這麼羞辱自己,把臉別過去。她不想看這個人,即使是一夜情的性伙伴,也未免有點差勁了。

鵬宇看出來邵芳有點不高興,但是他並不介意。他一會就能讓邵芳高興起來——他對這點很有信心。很多和他做過的女孩都很興奮,有的甚至虛脫了。他知道現在並不是進一步的時候,現在需要慢慢來。

你先去洗澡吧。鵬宇起來回到沙發上,點上一支煙。

邵芳並沒有馬上起來,她有點不知所措。但這正好有時間讓鵬宇欣賞由於剛才的壓迫已經縮到了腰部的裙子。本來裙子短、面料薄,現在縮到腰上就更不能叫裙子了,叫腰帶還差不多。下面是邵芳毛茸茸的地方,蜷曲的毛黑而發亮。

但是由於邵芳的皮膚很白皙似乎又有點發黃,鵬宇忍不住身體向前探了探,仔細看著這不知道多少人看過的地方。雖然閱女不少,但是現在的鵬宇多少還是有點興奮。畢竟邵芳是自己比較喜歡的類型。線條圓潤、豐滿、風騷。這都是自己喜歡的。

邵芳起來進浴室洗澡。

所謂的浴室並不像通常賓館一樣是個浴缸。這個學校的賓館只是淋浴。然後旁邊有一個馬桶、一個洗手池而已。邵芳並沒有把門關嚴,她覺得關嚴也毫無意義。與其讓他突然發侵入自己的身體時讓自己感覺那麼突然,到不如慢慢來先讓自己隔著門洗澡,這樣等做愛的時候好能接受得快一點。她自己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越來越放蕩了。

鵬宇聽見裡面水擊打地面和邵芳身體的聲音,不禁想一起來個鴛鴦戲水。但是他按捺住了自己衝動。他想慢慢地享受這一切。他想起了一首英文詩,大意是這樣的。

看著美麗婦人用戴著手套的手撫摩自己的臉頰,我多想變成那手套啊。

當時老師開玩笑地對鵬宇說,你是不是也想變成手套!雖然鵬宇當時就否定老師的說法。但是心中想:要是我就變成內褲,呵呵,還是商場裡給顧客試穿的內褲。

想到這裡鵬宇微笑著點起一支煙。看了一眼虛掩著的浴室門。沒想到這個小騷貨這麼騷。她和我做之前都沒提要回我錄的內容的事。看來我以前想的用這個錄像多干她幾次的想法是多余了。看來她是想報復自己的男友,那這是長期的還是一次的衝動呢?對了,剛才和邵芳男友干的丫頭好像是邵芳一個寢室的。有機會來個3P什麼的。呵呵,想到這鵬宇忍不住樂出聲了。

這時鵬宇打了個電話。然後把DV拿出來,放在了一個隱蔽的能拍攝到整個房間的地方。

邵芳洗完裹了條賓館的白色浴巾就出來了。可是學校賓館的浴巾偷工減料,不但只能勉強圍一圈,而且上面要想上下都不露點幾乎是不可能的。邵芳覺得這有點掩耳盜鈴,反正一會就都被見到了。她就大概地弄了弄就走出浴室坐在床上了。

鵬宇自從邵芳走出浴室眼睛就沒離開過邵芳。邵芳把浴巾弄得上面漏出了乳暈,下面露出點黑色的絨毛。是勾引自己?還是放蕩本性的流露?

鵬宇坐到邵芳身邊,手撫摩著邵芳圓潤的肩膀。剛洗完很光滑,還有淡淡的清香。他把手從下面伸進浴巾撫摩著邵芳的後背。邵芳有點興奮了。並不是她有多敏感。只是她覺得和他做愛一定會很興奮。而且由於現在的姿勢是坐著,自己的下身已經暴露出來了。可是他卻不急於撫摩那裡。而是從最不敏感的地方開始撫摩。看來他很有經驗。邵芳不想找個沒經驗的。一切還都要自己教。

鵬宇親吻著邵芳的肩膀扶著她輕輕倒在床上,親吻她的耳垂,綿軟而富有彈性。他揭開她的浴巾雪白的肉體呈現在他的眼前,他感覺眼前一亮。邵芳的身體好像被一層潔白的肉覆蓋著,用豐滿來形容似乎多數情況下是出於對肥胖女人的尊敬,而用豐滿來形容邵芳則是很恰當。

的確,豐滿而富有彈性的身體壓在上面的感覺會很不錯。邵芳的乳房飽滿、絲毫不下垂,是亞洲人少有B罩杯。調皮的乳頭向上翹著,乳暈似乎有點大,但是竟然是深粉色的。小腹略有些贅肉但是鵬宇把手摸上去手感真是不錯。臀部由於床墊的擠壓似乎更寬大了點。……邵芳看著鵬宇,她覺得他似乎並不急於占有她。他正在欣賞一件藝術品。事實也的確如此。邵芳感到很滿意。女人喜歡男人奉承,而鵬宇現在正在用欣賞的眼神奉承著邵芳。

邵芳摟者鵬宇的脖子,輕聲說:來吧!邵芳放開了。已經這樣了,她不想再假裝扭捏了。這就是偷情和做愛的區別。雖然偷情的女人可以放的很開,相反,和自己的老公做愛則還要盡量保持淑女的樣子。因為大多數女人都不想讓自己的老公以為自己是個淫蕩的女人。

鵬宇覺得現在自己再不上就不是男人了。

鵬宇用前所未有的速度除去身上所有的衣服。把早已經昂首的下身對准邵芳下面最吸引男人的地方。不,還不能太著急,要慢慢來。鵬宇提醒自己。他先是用自己的龜頭輕輕摩擦邵芳的陰蒂。

哦……隨著一次次的輕輕觸碰,邵芳開始呻吟。邵芳是個極其敏感的女人。任何的觸碰都有可能讓她達到高潮。快……快來吧。鵬宇看著邵芳。邵芳的興奮似乎不是裝出來的。正如邵芳的男友在和他交流做愛經驗的時候說過的,邵芳的確是一個很容易高潮的女人。鵬宇不想讓邵芳在自己還沒進去的時候就高潮了。所以他輕輕地把龜頭抵在小陰唇上。

我要進去嘍,准備好。鵬宇趴在邵芳身上。

嗯……也分不清楚這是邵芳興奮的聲音還是允許的意思。

鵬宇開始緩慢地進入。

哦!邵芳從來沒有感覺讓這麼大的東西進入過,天啊!……啊……鵬宇挺下來了,你好棒啊,你那真大。那我就進去了。鵬宇准備深入。

什麼?!還沒進去。啊!邵芳近乎嚎叫起來。從來沒有這麼大的東西進入過她的體內。已經頂到子宮了。可似乎還沒全部進去。哦,別……別……已經頂到頭了。邵芳祈求地看著鵬宇。

好吧,開始嘍。鵬宇想讓邵芳感覺到前所未有過的性愛高潮。

啊!隨著鵬宇的緩慢抽動邵芳不斷地嚎叫起來。她不管有沒人能聽見,也不管鵬宇怎麼看她,她是本能的嚎叫。很快邵芳就達到了一次高潮。在邵芳不停的抽動後,鵬宇停下來親吻著邵芳的嘴唇。

這次我要努力了。鵬宇剛才只不過是熱身而已。

什麼剛才還是……啊!沒等邵芳多想鵬宇就快速地抽插起來。

啊!……不要啊……邵芳開始祈求鵬宇,別……慢…慢點……我……哦……我……吃不消的。鵬宇不管邵芳的哀求,繼續快速地進進出出。邵芳忍受不住了,又來了一次高潮。但是這次鵬宇沒有停繼續抽動。邵芳也嚎叫得沒有力氣了,現在她就像一灘灑在床上的水,任由鵬宇擺弄。

來,從後面。說著鵬宇沒有把東西從邵芳的身體裡抽出來,但是卻讓邵芳翻過身來,像只母狗一樣讓鵬宇抽插。從這個角度,更能欣賞到邵芳豐滿的臀部——光滑、彈性。鵬宇雙手抓住邵芳的腰快速運動著。

不……我不行了。邵芳已經沒有力氣跪著了,她想趴在床上。鵬宇看出來了就扶著邵芳的乳房,乳房一只手都抓不過來。這樣也很累。鵬宇就讓邵芳趴在床上自己從後面趴在邵芳的身上,但是做這些動作的時候,進入邵芳體內的東西依舊沒有出來。

在鵬宇的抽動下,邵芳已經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高潮。現在邵芳就覺得腦袋發麻,她只有喘著粗氣的力氣了。

哦,我要來了!鵬宇終於要射了。邵芳用盡最後一點力氣把屁股向上頂了頂,一股股的暖流直射向子宮口。

邵芳已經沒有任何力氣了。沒等鵬宇把東西從邵芳的體內抽出去,就趴下去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