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入淫窟的女大學生

她叫初麗蕾,大家都叫她蕾蕾。出生在江南的她天生麗質,當一名模特是她的理想。高考時她如願考到S市一所著名的大學的服裝表演系。S市的高消費讓她不得不利用業餘時間去作兼職。如今有很多大學女生做陪聊,對於初麗蕾來說無疑這是來錢最快的方法。有誰不想和這麼漂亮的大學生聊上一晚呢?

這天晚上來找初麗蕾的卻是一個女人,她拿出五百元鈔票對初麗蕾說,只要她今晚陪她聊天這五百塊錢就是她的了。初麗蕾猶豫了一下但鈔票的誘惑太大了況且對方又是個女人,所以她也欣然應允了。經過聊天初麗蕾瞭解到這個女人叫丁雁,是「雁雁迪廳」的老闆。聊了一個多小時後,丁雁提出一起去喝兩杯,初麗蕾正和她聊得興起於是就答應了。她們倆一起來到丁雁的別墅,丁雁請她坐在了**上,自己去酒櫃邊忙碌,一會兒她端來了兩杯晶瑩剔透得液體。「請吧,初小姐,這是意大利白葡萄酒,味道很不錯的。」雖然初麗蕾不太會喝酒但又不好推辭,就這樣兩個女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不知不覺半杯意大利葡萄酒下肚了,初麗蕾的眼皮開始發澀,她想是白天太累的緣故,畢竟今天上了三節形體課呀。

但是陣陣睡意越來越濃地朝她席來,同時,一種從未有過的奇特感覺正在她全身蔓延。這種感覺有著極度的陌生的快感。漸漸,她的身體感覺到了某種需要。 說不清楚具體部位,似乎全身的每寸肌膚都在呼喚著一種擠壓、填充、撫摩…… 她的心跳開始加快、呼吸急促而帶有某種渴望。她最後的一點清晰理智,只是讓她聽到自己喉嚨中發出一聲短促的呻吟,這呻吟令她羞澀而舒暢……

不知何時醒來,初麗蕾茫然的目光發現自己大概是在丁雁的臥室裡,身子橫躺在了床上。丁雁已不在房間。下一個發現令她猛地從床上跳了下來:她的衣服不翼而飛,全身一絲不掛。同時血淋林的下體一股巨痛幾乎使她摔到在地。她不是個小女孩兒,知道大腿間的血和這種痛意味著什麼。這是她發現小桌上的一張字條,顯然是丁雁留給她的:「初小姐,如果你肯按一下床頭上方那個紅色的鍵鈕,就會明白這一切了。」她顫抖的手指按下了那個紅色的鍵鈕,對面牆角的一台大屏幕電視機立刻有了亮度,電視下方一台錄像機也同時啟動。電視上出現的畫面令初麗蕾目瞪口呆。一男一女,身上都沒有一絲遮擋,正在一張巨大的圓床上赤條條地糾纏扭動著。床墊是衝水的,隨著身體的扭動而波浪般劇烈起伏。女孩兒已經失去了知覺,任憑那個男人擺布著,只是最裡不斷地發出著一陣陣難辯痛苦還是歡快的呻吟、喊叫……而那個女孩兒就是初麗蕾自己。

初麗蕾穿的是短裙和白色細肩帶的背心,這對表現少女的體態優美是十分好的,但是對於保護少女的貞操卻是一點用都沒有! 男人連脫帶扯很快將她的白色吊帶衫和短裙都脫了下來,她身上只剩下了乳罩和內褲。只剩下乳罩和內褲的肉體豐滿而均稱。讓男人不由地讚歎。

乳罩似乎還不能完全掩蓋豐乳,露出一條很深的乳溝。內褲竟是如此窄小,前面的小布條僅僅掩住她隆起的大陰唇,黑色的陰毛絕大部分都在外面。下陰在她透明狀的內褲下的朦矓樣子,有一條細細的紅色肉縫,暗紅的大陰唇上還有許多一叢叢的陰毛。有刺繡的白色三角褲緊緊的包圍著有重量感,形狀美好的屁股。在沒有一點斑痕的下腹中心有可愛的肚擠,如縮緊的小嘴。她豐美的軀體發出迷人的光澤,修長的大腿潔白而光滑,像象牙一般。男人一邊親吻著她的脖子,左手隔著胸罩很用力的揉搓她的雙奶,右手隔著褲子在她的陰蒂按著。

「啊……嗯……啊……啊嗯……」她發出呻吟。然後男人又把手伸進胸罩裡,按捏她的乳房和乳頭。男人也許是被初麗蕾的呻吟點燃了欲火,粗暴地撕去了她的乳罩,她那雪山般潔白的乳峰蹦了出來,粉紅色的乳頭微微向上挺起。

男人衝動地又極粗魯地摸揉著這一大自然的傑作,接著又乘勢剝下了她的內褲,處女聖潔的下體暴露無遺。白色的三角褲離開豐滿的屁股。立刻出現上翹的渾圓臀丘和很深的股溝。在光滑的下腹部,有一片黑色的草叢,呈倒三角形。那種樣子讓人連想到春天的嫩草。

男人拿出一架數碼相機瘋狂地拍著初麗蕾的裸照,失去了知覺的初麗蕾被男人擺弄著作出各種淫蕩的姿勢。 現在初麗蕾全身赤裸,人字型躺臥在床上,看著她那一對已經破衫而出的雙峰,確實挺拔非凡而且無視地心吸力,依然堅挺,雪白的長腿曲線玲瓏,凹凸有致,兩條腿向外分,看起來她很注重她的腳趾,不但洗得乾乾淨淨,趾甲也修得圓圓的,還塗上一層帶有銀粉的透明趾甲油,微紅的趾尖,襯托著幾根青筋細浮的腳背,顯得格外地粉白嬌嫩。男人一手托著她的腳,把她那一雙白色高跟涼鞋脫下,開始用嘴來吸吮那一根根修長嫩滑的腳趾頭,另一手也沒閑著,分別用大姆指跟食指夾住初麗蕾右邊的乳頭慢慢揉搓,原本小巧可人的乳頭,慢慢勃起,變得好硬、好大,此時男人改成搓弄她左邊的乳頭。在仔細的吸吮完每一根腳趾之後,男人的雙手用力地按揉她的乳房,在乳頭上打圈,她原來雪白的乳房已發出了陣陣紅暈,更豐滿高聳了,粉紅色的乳頭也更挺拔了。這時男人改為含著初麗蕾的乳頭,不停吸啜,間中以牙齒咬扯,或以舌尖挑逗,並空出一只手來,把手伸到她的下身,中指貼著陰唇不停地磨擦,其他手指也不停地玩弄著初麗蕾的陰毛、陰唇,中指慢慢插進了初麗蕾的陰道,小心地摳弄著肉壁,生怕戳破了處女膜。「呃……嗯……呃……嗯……」初麗蕾發出一陣陣快感的呻吟,再看她的陰道口處湧出一股股愛液,弄濕了白嫩臀部下的一大片床單。

這時男人雙手繞過她的雙腿分開初麗蕾貞潔的花瓣,如鮮花綻放的陰戶展現在鏡頭前,柔軟紅嫩的小陰唇緊緊地護住她的陰道口,小陰唇的頂部是紅潤如黃豆大小的陰蒂,在愛液的滋潤下,小陰唇和陰蒂閃閃地泛著瑩光。整個陰戶濕漉漉的,分開柔軟的小陰唇,可以清晰地看到小小的尿道口和略大一些的陰道口,陰道口還有涓涓的愛液,男人用雙唇含著初麗蕾的陰蒂,略為用力地啜了一下。「啊……」初麗蕾輕輕的呻吟一聲,陰道口處一下湧出一股淡白濃稠的愛液。這時男人拿出媚藥DC-5,塗在初麗蕾的陰唇上,不消一會,強勁的藥效令毫無知覺的初麗蕾媚態畢露,陰道口更是流出了大量愛液。男人一邊吸啜她的愛液一邊用雙手不停揉搓她的雙峰。「哈哈……」

男人邊淫笑著邊脫下衣服,露出快要爆炸的陰莖。男人把初麗蕾的雙腿架在他的腰上,黑色陰毛包圍著鮮艷的粉紅色洞口,洞口好像張開嘴等待男人巨大的肉棒,陽具在她的兩片大陰唇間,上下滑動,摩擦她的陰蒂、陰唇、陰道口,俯下身親吻初麗蕾的櫻唇,把舌頭伸進初麗蕾口中攪拌濕滑的舌頭,一雙手毫不憐惜的揉捏她的柔嫩乳房,接著再吻上她的乳房,舌頭在雙乳上畫圈圈,突然一口含住她的乳房開始吸吮。男人直起腰,把漲得通紅的肉棒在已經濕得一塌糊塗的陰戶處,分開大陰唇對準初麗蕾的陰道,正式開墾她這未經人道的桃源勝地,不想一下就插到底,男人要一點一點的享受插入玉女初麗蕾這處女穴的美妙的感覺,肉棒慢慢地插入。男人雙手捧住初麗蕾光滑的臀部,用力向裡挺進,她的處女貞操在瞬間化為了烏有。她陰道口的紅嫩的細肉隨著肉棒的插入,一點一點向內凹陷。男人一邊用粗壯的手掌揉捏著初麗蕾那豐滿的乳房,不時用指甲去掐挺拔的乳頭,一邊開始緩慢的抽插。男人開始越乾越快,整個身體壓在她的身上,雙手摸著她那潔白,修長的大腿向上遊動,突然使勁捏住她的乳房,上下用力,並用拇指指甲把高高聳起的敏感的乳頭往下掐,美麗挺拔的乳房在粗暴的雙手下改變了形狀。

「啊……」初麗蕾疼得叫了起來。男人不顧一切的用力抽插,直至肉棒的抽插速度達到極限。「快了…! …唔…要射出來了! 」男人大叫著。男人猛地一下拔出肉棒,陰道口處的嫩肉如鮮花開放般逐漸翻出,和他的肉棒一樣,都掛有一絲絲猩紅的處女血絲。這時男人黑色的陰莖像火山噴發似地噴射出了一股白濁的精液。

初麗蕾的陰毛、陰戶和男人的陰毛、陽具都粘著點點猩紅,而且處女血的猩紅如梅花點點,染紅了初麗蕾豐腴的臀部下被她的愛液濕透了的床單,男人伏下身,用舌頭舔弄充血挺立的乳頭,雙手肆無忌憚地揉捏發硬的乳房。

「不,這不是我,這不可能! 」初麗蕾雙拳猛擊著電視屏幕,歇斯底裏地叫著。

「遺憾的是,初小姐,這位在床上表現極佳的姑娘正是你。」身後傳來了丁雁的聲音。

初麗蕾瘋了似的,轉身撲向依舊那麼優雅地站在門口的丁雁。但她的手離著丁雁的臉還有幾公分的時候,手腕便被丁雁身邊的那個黑大漢纂住了。「初小姐,你看到了,你已經不是處女了,何必又要裝純純呢?還是明智點吧。」丁雁依舊笑著說。初麗蕾哪裡還聽得見誰說什麼,她只知道自己被眼前這個蛇一樣的女人騙了,自己的處女貞操毀在了一個凶惡的男人手中。那個男人不是眼前這個抓她手的人,可肯定是他的同夥。眼前這個男人被這個赤裸的女孩兒勾起了欲火,另一只手伸向初麗蕾豐滿的胸部,她反抗著,乳頭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丁雁興奮地喊到:「虎子,再鋤她一遍,我要親眼看看這個小妞的床上功夫。」接著初麗蕾被叫虎子的黑大漢惡狠狠地甩在了床上,她以為他們是要殺掉自己,所以又驚又怕之中她昏了過去。再次醒來時,那個叫虎子的黑大漢正死死壓在她的身上,那種撕裂般的疼痛令她全身劇烈地顫抖著,嘴裡發出尖利的叫聲。這叫聲更刺激了虎子,他的動作更加放蕩、凶猛、狠毒……

突然,渾身赤裸的丁雁撲了上來,像一只發情的母獸,將虎子從初麗蕾身上掀開,自己騎在了他的身上忘情的自顧擺動起來。虎子猛力地環抱她的腰,讓她俯身向他,而他卻用力吸允乳房。一股作氣翻過身來,將丁雁壓在下面。虎子粗暴的咬她,抓她,用力的攫住一對玉乳大力揉弄,猛然咬住乳頭讓她發出快感的叫聲。丁雁以69形式伏在他的身上,用舌尖舔虎子的龜頭,而虎子就用舌尖來回挑逗她的陰核,這更加刺激了丁雁,她將虎子那粗壯的肉棒整個含在了嘴裡不停地吮吸……

初麗蕾驚恐地閉上眼睛,不敢目睹眼前這個無恥之極的場面。

不知過去多久,渾身淌著大汗的丁雁跳下床去,光赤著身子去牆角酒櫃上端來一杯酒,邊喝邊把錄像機裡的那盤帶子倒出來,放進了另一盤,電視機屏幕上又出現了畫面。丁雁大口喝著酒說:「初小姐,我很清楚你現在想些什麼,也猜得出今後你會乾些什麼。我還是先給你點警告吧。今後我讓你怎麼做就要怎麼做,如果你不聽我的話或者以後想反抗我,她就是你的榜樣。虎子,把她的頭磵起來,讓她看仔細了。」虎子一把抓住了初麗蕾的頭髮,逼她仰臉去看屏幕。

和剛才一樣真實的畫面。在一間昏暗的房間裡,在微弱燈光下,只見全是拷問刑具,一樣子娟好的赤身裸體少女雙手被吊起,雙腳卻被分開綁在兩根柱子上,身上布滿皮鞭痕跡,嘴角滲出血絲,乳頭被夾子緊緊著,夾子上還吊著一塊石子。

三個男人正站在一旁,一個是先前暴力初麗蕾的,一個就是眼前的虎子,還有一個脖子上有道深深的疤痕。只見刑房中央直立著一木板,板中有兩個圓洞,剛好可以把一少女的一雙乳房套在其中。脖子上有道深深的疤痕的男人把少女乳頭上的夾子取下來時少女的痛哭已傳遍整個房間。「不要! 不要……嗚……嗚… …求求你……嗚……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嗚……」女孩兒邊哭邊求饒。 不一會,那塊木板已被繩子牢牢綁在少女身上,只有一雙乳房外露於木板之外,三個男人隨即玩弄那一雙又豐滿又有彈性的乳房。「呀……」一聲慘叫,原來有疤痕的男人已把一對布滿尖剌的夾子夾在少女乳頭上,並在夾子前端用力搓揉,使夾子夾得更實。虎子亦已拿來一條九尾鞭抽在少女乳房上,發出「啪啪」的聲響。

強暴初麗蕾的男人更拉扯夾在乳頭上的夾子。

「呀……呀……好痛呀好痛呀,求求你們停下吧,我以後不敢啦,呀……」

少女竭斯底裡地呼叫,只見少女乳頭已開始紅腫及滲出血絲!

「叫啦,叫啦,沒人會救到你的! 等你試下大頭釘既滋味啦!!!」

「好疼呀,疼死我啦……疼死了……求你們放過我吧……嗚……」

「上刑!!!」

「呀……呀……呀……」

三個男人已開始把大頭釘一口口按在少女乳房上,不一會,少女乳房已見血流如注慘不忍睹,強暴初麗蕾的男人更同時不斷在少女乳房上用力搓揉。「呀…

… 「嘶竭的呼叫,少女的聲音已變得吵啞而低沈,刑手們亦開始把大頭釘一口一口拔出,而乳房亦不斷流出血水,少女也終於不支暈倒當場。一陣冷水淋下,少女醒了過來。

「嗚……唔……唔好……呀……」

原來強暴初麗蕾的男人已再一次在一少女乳房上用力抓弄,同時另外兩個男人則用力夾住其乳頭向外拉扯,又用手指不斷大力搓其乳頭,在雙重痛楚下,房間之內即布滿慘喊聲。

「拿鐵鉗來! 」強暴初麗蕾的男人又準備用另一酷刑! 另兩個男人立即拿來兩個大鐵鉗,鉗上帶有一些細尖齒,少女見壯立即曝眼布淚光,並猛地掙呼叫!

「上刑! 」虎子將鐵鉗套在少女乳房上……

「呀……唔好呀……唔好呀……哇……!!」

鉗頭上的尖刺加上刑手用力上刑,少女乳房被鉗至無數細細的血鉗印,跟住虎子又在乳頭上用力鉗緊,少女乳頭即時被鉗至變形出血。

「呀……呀……好……好痛……呀……」

經過連續五次反覆上刑,少女在筋疲力盡下再一次暈倒過去。再一陣涼水淋下,少女緩緩清醒了過來。

「求……求你們……停下吧,我以後不……不……敢啦,以後你們讓我怎樣我就怎樣,我再也不敢了,我……我願意作你們的奴隸……」

「小妞,竟敢告發我們,現在求饒太晚了。不過我們可以讓你快活地去天堂。

哈哈…… 「

有疤痕的男人拿出一把小刀子,開始深深的在少女多肉的乳房上左一刀右一刀的切割下去,少女猛烈的蹦動著身體,和發出可怕的尖叫聲來。當少女本來是光滑雪白的乳房已經變得一條條的肉條時,強暴初麗蕾的男人把消毒藥水倒了過去。少女發出震耳欲聾的大聲尖叫。她搖擺著和抖動著,強暴初麗蕾的男人絕不放過這個大好機會,他的陽具插進她緊緊的陰戶,然後繼續倒下更多的藥水。強烈的痛苦令她的陰戶發狂的夾住男人的陽具。

這時有疤痕的男人拿起剛才的鐵鉗,夾住她左邊的乳頭。然後大力的往後用力拉動。少女的肉脫離了她的身體,慢慢地,她的乳房差不多被整個的撕離她的身體。少女繼續大聲尖叫和顫抖,有疤痕的男人讓乳房留下一點點的皮肉連著,然後又用同樣的方法對付少女的另一邊乳房。

強暴初麗蕾的男人拔出陽具將粘稠的精液塗在少女僅剩一點肉的乳房上。此時的少女已經奄奄一息了,然而三個凶殘的男人仍沒有停止的意思。他們又叫來幾個打手模樣的男人,幾個打手撲上來,用鐵鉤子鉤住少女的陰唇,用力向兩邊拉,使她的陰戶呈最大口徑。

虎子把一個喇叭樣的東西,使勁往她陰道裡塞,痛得少女發出絕望的慘叫,一個直徑10厘米的喇叭口竟被硬塞了進去。這時一個打手拿來一個大籠子,裡面有一只餓得精瘦、面目猙獰的惡鼠。它體大、嘴長,聞到血腥味急得上竄下跳,發出令人恐怖的「吱吱」叫聲。

少女陰唇四周綻開四條裂縫,接著,鼠籠的門打開了,惡鼠一下子竄進去,大吃大嚼起來。待它完全鑽進去以後,虎子拔出了沾滿鮮血的喇叭,迅速用縫衣針將少女的大陰唇縫合,使惡鼠再也不能退出來。惡鼠急躁地在少女的陰道裡、子宮裡、腹腔裡拼命撕咬吞食。

少女痛得聲撕力竭的哭喊慘叫,拼命扭動掙紮,手腳被綁住的地方勒出了血印,赤裸的身體不斷痙攣,小肚子的肉一跳一跳的,鮮血從陰道縫合的縫隙噴出。不一會兒,少女的尖叫聲變成沙啞絕望的嘶鳴,漸漸地聲音消失了,再也無力掙紮,痛苦永遠停留在少女美麗的臉上。又過了一會兒,惡鼠從少女小肚子上咬開一個洞,渾身血淋淋地鑽出來……

初麗蕾嘔吐了起來,看到那個血淋淋場面,連丁雁都禁不住打了個寒戰。

「餵,看明白了吧,那個小妞就是想跑想去告發我們,才落得這個下場的。 哼,以後你要是不老實,下場跟她一樣。」虎子用刀拍著初麗蕾的臉,惡狠很地說道。

丁雁則笑道:「也許你真的可以跑掉了,但不管你跑到哪裡,我手裡這盤錄像帶和這些照片你是帶不走的。我可以把它向全國發行,讓所有樂意看黃碟的男人去欣賞你那漂亮的大腿和奶頭。而且,你們校長手裡三天後就會有一盤複製品了,他會得意地看到他的學生除了走台不錯外,床上功夫還是一流呢。除了嘔吐和渾身顫抖,初麗蕾再也無力說什麼做什麼了。

從此,初麗蕾成了丁雁手下的一員猛將,而且她才貌出眾,足以迷倒任何男人,丁雁對她更是格外器重,給她最優惠的待遇,親自調教她如何對付男人,無論是床上還是床下。

她叫初麗蕾,大家都叫她蕾蕾。出生在江南的她天生麗質,當一名模特是她的理想。高考時她如願考到S市一所著名的大學的服裝表演系。S市的高消費讓她不得不利用業餘時間去作兼職。如今有很多大學女生做陪聊,對於初麗蕾來說無疑這是來錢最快的方法。有誰不想和這麼漂亮的大學生聊上一晚呢?

這天晚上來找初麗蕾的卻是一個女人,她拿出五百元鈔票對初麗蕾說,只要她今晚陪她聊天這五百塊錢就是她的了。初麗蕾猶豫了一下但鈔票的誘惑太大了況且對方又是個女人,所以她也欣然應允了。經過聊天初麗蕾瞭解到這個女人叫丁雁,是「雁雁迪廳」的老闆。聊了一個多小時後,丁雁提出一起去喝兩杯,初麗蕾正和她聊得興起於是就答應了。她們倆一起來到丁雁的別墅,丁雁請她坐在了**上,自己去酒櫃邊忙碌,一會兒她端來了兩杯晶瑩剔透得液體。「請吧,初小姐,這是意大利白葡萄酒,味道很不錯的。」雖然初麗蕾不太會喝酒但又不好推辭,就這樣兩個女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不知不覺半杯意大利葡萄酒下肚了,初麗蕾的眼皮開始發澀,她想是白天太累的緣故,畢竟今天上了三節形體課呀。

但是陣陣睡意越來越濃地朝她席來,同時,一種從未有過的奇特感覺正在她全身蔓延。這種感覺有著極度的陌生的快感。漸漸,她的身體感覺到了某種需要。 說不清楚具體部位,似乎全身的每寸肌膚都在呼喚著一種擠壓、填充、撫摩…… 她的心跳開始加快、呼吸急促而帶有某種渴望。她最後的一點清晰理智,只是讓她聽到自己喉嚨中發出一聲短促的呻吟,這呻吟令她羞澀而舒暢……

不知何時醒來,初麗蕾茫然的目光發現自己大概是在丁雁的臥室裡,身子橫躺在了床上。丁雁已不在房間。下一個發現令她猛地從床上跳了下來:她的衣服不翼而飛,全身一絲不掛。同時血淋林的下體一股巨痛幾乎使她摔到在地。她不是個小女孩兒,知道大腿間的血和這種痛意味著什麼。這是她發現小桌上的一張字條,顯然是丁雁留給她的:「初小姐,如果你肯按一下床頭上方那個紅色的鍵鈕,就會明白這一切了。」她顫抖的手指按下了那個紅色的鍵鈕,對面牆角的一台大屏幕電視機立刻有了亮度,電視下方一台錄像機也同時啟動。電視上出現的畫面令初麗蕾目瞪口呆。一男一女,身上都沒有一絲遮擋,正在一張巨大的圓床上赤條條地糾纏扭動著。床墊是衝水的,隨著身體的扭動而波浪般劇烈起伏。女孩兒已經失去了知覺,任憑那個男人擺布著,只是最裡不斷地發出著一陣陣難辯痛苦還是歡快的呻吟、喊叫……而那個女孩兒就是初麗蕾自己。

初麗蕾穿的是短裙和白色細肩帶的背心,這對表現少女的體態優美是十分好的,但是對於保護少女的貞操卻是一點用都沒有! 男人連脫帶扯很快將她的白色吊帶衫和短裙都脫了下來,她身上只剩下了乳罩和內褲。只剩下乳罩和內褲的肉體豐滿而均稱。讓男人不由地讚歎。

乳罩似乎還不能完全掩蓋豐乳,露出一條很深的乳溝。內褲竟是如此窄小,前面的小布條僅僅掩住她隆起的大陰唇,黑色的陰毛絕大部分都在外面。下陰在她透明狀的內褲下的朦矓樣子,有一條細細的紅色肉縫,暗紅的大陰唇上還有許多一叢叢的陰毛。有刺繡的白色三角褲緊緊的包圍著有重量感,形狀美好的屁股。在沒有一點斑痕的下腹中心有可愛的肚擠,如縮緊的小嘴。她豐美的軀體發出迷人的光澤,修長的大腿潔白而光滑,像象牙一般。男人一邊親吻著她的脖子,左手隔著胸罩很用力的揉搓她的雙奶,右手隔著褲子在她的陰蒂按著。

「啊……嗯……啊……啊嗯……」她發出呻吟。然後男人又把手伸進胸罩裡,按捏她的乳房和乳頭。男人也許是被初麗蕾的呻吟點燃了欲火,粗暴地撕去了她的乳罩,她那雪山般潔白的乳峰蹦了出來,粉紅色的乳頭微微向上挺起。

男人衝動地又極粗魯地摸揉著這一大自然的傑作,接著又乘勢剝下了她的內褲,處女聖潔的下體暴露無遺。白色的三角褲離開豐滿的屁股。立刻出現上翹的渾圓臀丘和很深的股溝。在光滑的下腹部,有一片黑色的草叢,呈倒三角形。那種樣子讓人連想到春天的嫩草。

男人拿出一架數碼相機瘋狂地拍著初麗蕾的裸照,失去了知覺的初麗蕾被男人擺弄著作出各種淫蕩的姿勢。 現在初麗蕾全身赤裸,人字型躺臥在床上,看著她那一對已經破衫而出的雙峰,確實挺拔非凡而且無視地心吸力,依然堅挺,雪白的長腿曲線玲瓏,凹凸有致,兩條腿向外分,看起來她很注重她的腳趾,不但洗得乾乾淨淨,趾甲也修得圓圓的,還塗上一層帶有銀粉的透明趾甲油,微紅的趾尖,襯托著幾根青筋細浮的腳背,顯得格外地粉白嬌嫩。男人一手托著她的腳,把她那一雙白色高跟涼鞋脫下,開始用嘴來吸吮那一根根修長嫩滑的腳趾頭,另一手也沒閑著,分別用大姆指跟食指夾住初麗蕾右邊的乳頭慢慢揉搓,原本小巧可人的乳頭,慢慢勃起,變得好硬、好大,此時男人改成搓弄她左邊的乳頭。在仔細的吸吮完每一根腳趾之後,男人的雙手用力地按揉她的乳房,在乳頭上打圈,她原來雪白的乳房已發出了陣陣紅暈,更豐滿高聳了,粉紅色的乳頭也更挺拔了。這時男人改為含著初麗蕾的乳頭,不停吸啜,間中以牙齒咬扯,或以舌尖挑逗,並空出一只手來,把手伸到她的下身,中指貼著陰唇不停地磨擦,其他手指也不停地玩弄著初麗蕾的陰毛、陰唇,中指慢慢插進了初麗蕾的陰道,小心地摳弄著肉壁,生怕戳破了處女膜。「呃……嗯……呃……嗯……」初麗蕾發出一陣陣快感的呻吟,再看她的陰道口處湧出一股股愛液,弄濕了白嫩臀部下的一大片床單。

這時男人雙手繞過她的雙腿分開初麗蕾貞潔的花瓣,如鮮花綻放的陰戶展現在鏡頭前,柔軟紅嫩的小陰唇緊緊地護住她的陰道口,小陰唇的頂部是紅潤如黃豆大小的陰蒂,在愛液的滋潤下,小陰唇和陰蒂閃閃地泛著瑩光。整個陰戶濕漉漉的,分開柔軟的小陰唇,可以清晰地看到小小的尿道口和略大一些的陰道口,陰道口還有涓涓的愛液,男人用雙唇含著初麗蕾的陰蒂,略為用力地啜了一下。「啊……」初麗蕾輕輕的呻吟一聲,陰道口處一下湧出一股淡白濃稠的愛液。這時男人拿出媚藥DC-5,塗在初麗蕾的陰唇上,不消一會,強勁的藥效令毫無知覺的初麗蕾媚態畢露,陰道口更是流出了大量愛液。男人一邊吸啜她的愛液一邊用雙手不停揉搓她的雙峰。「哈哈……」

男人邊淫笑著邊脫下衣服,露出快要爆炸的陰莖。男人把初麗蕾的雙腿架在他的腰上,黑色陰毛包圍著鮮艷的粉紅色洞口,洞口好像張開嘴等待男人巨大的肉棒,陽具在她的兩片大陰唇間,上下滑動,摩擦她的陰蒂、陰唇、陰道口,俯下身親吻初麗蕾的櫻唇,把舌頭伸進初麗蕾口中攪拌濕滑的舌頭,一雙手毫不憐惜的揉捏她的柔嫩乳房,接著再吻上她的乳房,舌頭在雙乳上畫圈圈,突然一口含住她的乳房開始吸吮。男人直起腰,把漲得通紅的肉棒在已經濕得一塌糊塗的陰戶處,分開大陰唇對準初麗蕾的陰道,正式開墾她這未經人道的桃源勝地,不想一下就插到底,男人要一點一點的享受插入玉女初麗蕾這處女穴的美妙的感覺,肉棒慢慢地插入。男人雙手捧住初麗蕾光滑的臀部,用力向裡挺進,她的處女貞操在瞬間化為了烏有。她陰道口的紅嫩的細肉隨著肉棒的插入,一點一點向內凹陷。男人一邊用粗壯的手掌揉捏著初麗蕾那豐滿的乳房,不時用指甲去掐挺拔的乳頭,一邊開始緩慢的抽插。男人開始越乾越快,整個身體壓在她的身上,雙手摸著她那潔白,修長的大腿向上遊動,突然使勁捏住她的乳房,上下用力,並用拇指指甲把高高聳起的敏感的乳頭往下掐,美麗挺拔的乳房在粗暴的雙手下改變了形狀。

「啊……」初麗蕾疼得叫了起來。男人不顧一切的用力抽插,直至肉棒的抽插速度達到極限。「快了…! …唔…要射出來了! 」男人大叫著。男人猛地一下拔出肉棒,陰道口處的嫩肉如鮮花開放般逐漸翻出,和他的肉棒一樣,都掛有一絲絲猩紅的處女血絲。這時男人黑色的陰莖像火山噴發似地噴射出了一股白濁的精液。

初麗蕾的陰毛、陰戶和男人的陰毛、陽具都粘著點點猩紅,而且處女血的猩紅如梅花點點,染紅了初麗蕾豐腴的臀部下被她的愛液濕透了的床單,男人伏下身,用舌頭舔弄充血挺立的乳頭,雙手肆無忌憚地揉捏發硬的乳房。

「不,這不是我,這不可能! 」初麗蕾雙拳猛擊著電視屏幕,歇斯底裏地叫著。

「遺憾的是,初小姐,這位在床上表現極佳的姑娘正是你。」身後傳來了丁雁的聲音。

初麗蕾瘋了似的,轉身撲向依舊那麼優雅地站在門口的丁雁。但她的手離著丁雁的臉還有幾公分的時候,手腕便被丁雁身邊的那個黑大漢纂住了。「初小姐,你看到了,你已經不是處女了,何必又要裝純純呢?還是明智點吧。」丁雁依舊笑著說。初麗蕾哪裡還聽得見誰說什麼,她只知道自己被眼前這個蛇一樣的女人騙了,自己的處女貞操毀在了一個凶惡的男人手中。那個男人不是眼前這個抓她手的人,可肯定是他的同夥。眼前這個男人被這個赤裸的女孩兒勾起了欲火,另一只手伸向初麗蕾豐滿的胸部,她反抗著,乳頭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丁雁興奮地喊到:「虎子,再鋤她一遍,我要親眼看看這個小妞的床上功夫。」接著初麗蕾被叫虎子的黑大漢惡狠狠地甩在了床上,她以為他們是要殺掉自己,所以又驚又怕之中她昏了過去。再次醒來時,那個叫虎子的黑大漢正死死壓在她的身上,那種撕裂般的疼痛令她全身劇烈地顫抖著,嘴裡發出尖利的叫聲。這叫聲更刺激了虎子,他的動作更加放蕩、凶猛、狠毒……

突然,渾身赤裸的丁雁撲了上來,像一只發情的母獸,將虎子從初麗蕾身上掀開,自己騎在了他的身上忘情的自顧擺動起來。虎子猛力地環抱她的腰,讓她俯身向他,而他卻用力吸允乳房。一股作氣翻過身來,將丁雁壓在下面。虎子粗暴的咬她,抓她,用力的攫住一對玉乳大力揉弄,猛然咬住乳頭讓她發出快感的叫聲。丁雁以69形式伏在他的身上,用舌尖舔虎子的龜頭,而虎子就用舌尖來回挑逗她的陰核,這更加刺激了丁雁,她將虎子那粗壯的肉棒整個含在了嘴裡不停地吮吸……

初麗蕾驚恐地閉上眼睛,不敢目睹眼前這個無恥之極的場面。

不知過去多久,渾身淌著大汗的丁雁跳下床去,光赤著身子去牆角酒櫃上端來一杯酒,邊喝邊把錄像機裡的那盤帶子倒出來,放進了另一盤,電視機屏幕上又出現了畫面。丁雁大口喝著酒說:「初小姐,我很清楚你現在想些什麼,也猜得出今後你會乾些什麼。我還是先給你點警告吧。今後我讓你怎麼做就要怎麼做,如果你不聽我的話或者以後想反抗我,她就是你的榜樣。虎子,把她的頭磵起來,讓她看仔細了。」虎子一把抓住了初麗蕾的頭髮,逼她仰臉去看屏幕。

和剛才一樣真實的畫面。在一間昏暗的房間裡,在微弱燈光下,只見全是拷問刑具,一樣子娟好的赤身裸體少女雙手被吊起,雙腳卻被分開綁在兩根柱子上,身上布滿皮鞭痕跡,嘴角滲出血絲,乳頭被夾子緊緊著,夾子上還吊著一塊石子。

三個男人正站在一旁,一個是先前暴力初麗蕾的,一個就是眼前的虎子,還有一個脖子上有道深深的疤痕。只見刑房中央直立著一木板,板中有兩個圓洞,剛好可以把一少女的一雙乳房套在其中。脖子上有道深深的疤痕的男人把少女乳頭上的夾子取下來時少女的痛哭已傳遍整個房間。「不要! 不要……嗚……嗚… …求求你……嗚……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嗚……」女孩兒邊哭邊求饒。 不一會,那塊木板已被繩子牢牢綁在少女身上,只有一雙乳房外露於木板之外,三個男人隨即玩弄那一雙又豐滿又有彈性的乳房。「呀……」一聲慘叫,原來有疤痕的男人已把一對布滿尖剌的夾子夾在少女乳頭上,並在夾子前端用力搓揉,使夾子夾得更實。虎子亦已拿來一條九尾鞭抽在少女乳房上,發出「啪啪」的聲響。

強暴初麗蕾的男人更拉扯夾在乳頭上的夾子。

「呀……呀……好痛呀好痛呀,求求你們停下吧,我以後不敢啦,呀……」

少女竭斯底裡地呼叫,只見少女乳頭已開始紅腫及滲出血絲!

「叫啦,叫啦,沒人會救到你的! 等你試下大頭釘既滋味啦!!!」

「好疼呀,疼死我啦……疼死了……求你們放過我吧……嗚……」

「上刑!!!」

「呀……呀……呀……」

三個男人已開始把大頭釘一口口按在少女乳房上,不一會,少女乳房已見血流如注慘不忍睹,強暴初麗蕾的男人更同時不斷在少女乳房上用力搓揉。「呀…

… 「嘶竭的呼叫,少女的聲音已變得吵啞而低沈,刑手們亦開始把大頭釘一口一口拔出,而乳房亦不斷流出血水,少女也終於不支暈倒當場。一陣冷水淋下,少女醒了過來。

「嗚……唔……唔好……呀……」

原來強暴初麗蕾的男人已再一次在一少女乳房上用力抓弄,同時另外兩個男人則用力夾住其乳頭向外拉扯,又用手指不斷大力搓其乳頭,在雙重痛楚下,房間之內即布滿慘喊聲。

「拿鐵鉗來! 」強暴初麗蕾的男人又準備用另一酷刑! 另兩個男人立即拿來兩個大鐵鉗,鉗上帶有一些細尖齒,少女見壯立即曝眼布淚光,並猛地掙呼叫!

「上刑! 」虎子將鐵鉗套在少女乳房上……

「呀……唔好呀……唔好呀……哇……!!」

鉗頭上的尖刺加上刑手用力上刑,少女乳房被鉗至無數細細的血鉗印,跟住虎子又在乳頭上用力鉗緊,少女乳頭即時被鉗至變形出血。

「呀……呀……好……好痛……呀……」

經過連續五次反覆上刑,少女在筋疲力盡下再一次暈倒過去。再一陣涼水淋下,少女緩緩清醒了過來。

「求……求你們……停下吧,我以後不……不……敢啦,以後你們讓我怎樣我就怎樣,我再也不敢了,我……我願意作你們的奴隸……」

「小妞,竟敢告發我們,現在求饒太晚了。不過我們可以讓你快活地去天堂。

哈哈…… 「

有疤痕的男人拿出一把小刀子,開始深深的在少女多肉的乳房上左一刀右一刀的切割下去,少女猛烈的蹦動著身體,和發出可怕的尖叫聲來。當少女本來是光滑雪白的乳房已經變得一條條的肉條時,強暴初麗蕾的男人把消毒藥水倒了過去。少女發出震耳欲聾的大聲尖叫。她搖擺著和抖動著,強暴初麗蕾的男人絕不放過這個大好機會,他的陽具插進她緊緊的陰戶,然後繼續倒下更多的藥水。強烈的痛苦令她的陰戶發狂的夾住男人的陽具。

這時有疤痕的男人拿起剛才的鐵鉗,夾住她左邊的乳頭。然後大力的往後用力拉動。少女的肉脫離了她的身體,慢慢地,她的乳房差不多被整個的撕離她的身體。少女繼續大聲尖叫和顫抖,有疤痕的男人讓乳房留下一點點的皮肉連著,然後又用同樣的方法對付少女的另一邊乳房。

強暴初麗蕾的男人拔出陽具將粘稠的精液塗在少女僅剩一點肉的乳房上。此時的少女已經奄奄一息了,然而三個凶殘的男人仍沒有停止的意思。他們又叫來幾個打手模樣的男人,幾個打手撲上來,用鐵鉤子鉤住少女的陰唇,用力向兩邊拉,使她的陰戶呈最大口徑。

虎子把一個喇叭樣的東西,使勁往她陰道裡塞,痛得少女發出絕望的慘叫,一個直徑10厘米的喇叭口竟被硬塞了進去。這時一個打手拿來一個大籠子,裡面有一只餓得精瘦、面目猙獰的惡鼠。它體大、嘴長,聞到血腥味急得上竄下跳,發出令人恐怖的「吱吱」叫聲。

少女陰唇四周綻開四條裂縫,接著,鼠籠的門打開了,惡鼠一下子竄進去,大吃大嚼起來。待它完全鑽進去以後,虎子拔出了沾滿鮮血的喇叭,迅速用縫衣針將少女的大陰唇縫合,使惡鼠再也不能退出來。惡鼠急躁地在少女的陰道裡、子宮裡、腹腔裡拼命撕咬吞食。

少女痛得聲撕力竭的哭喊慘叫,拼命扭動掙紮,手腳被綁住的地方勒出了血印,赤裸的身體不斷痙攣,小肚子的肉一跳一跳的,鮮血從陰道縫合的縫隙噴出。不一會兒,少女的尖叫聲變成沙啞絕望的嘶鳴,漸漸地聲音消失了,再也無力掙紮,痛苦永遠停留在少女美麗的臉上。又過了一會兒,惡鼠從少女小肚子上咬開一個洞,渾身血淋淋地鑽出來……

初麗蕾嘔吐了起來,看到那個血淋淋場面,連丁雁都禁不住打了個寒戰。

「餵,看明白了吧,那個小妞就是想跑想去告發我們,才落得這個下場的。 哼,以後你要是不老實,下場跟她一樣。」虎子用刀拍著初麗蕾的臉,惡狠很地說道。

丁雁則笑道:「也許你真的可以跑掉了,但不管你跑到哪裡,我手裡這盤錄像帶和這些照片你是帶不走的。我可以把它向全國發行,讓所有樂意看黃碟的男人去欣賞你那漂亮的大腿和奶頭。而且,你們校長手裡三天後就會有一盤複製品了,他會得意地看到他的學生除了走台不錯外,床上功夫還是一流呢。除了嘔吐和渾身顫抖,初麗蕾再也無力說什麼做什麼了。

從此,初麗蕾成了丁雁手下的一員猛將,而且她才貌出眾,足以迷倒任何男人,丁雁對她更是格外器重,給她最優惠的待遇,親自調教她如何對付男人,無論是床上還是床下。